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娱乐彩票 >第752章:我会离开的

第752章:我会离开的

“爸爸,乖乖好饿,妈妈也不在家里,阿姨做的饭吃不下。”

“怎么了?”

乖乖张开嘴巴,小嘴红得紧,里面长了个很大的泡泡。

乔东城心疼了:“乖乖,去看医生没有。”

她摇摇头,乔东城就回头看我。

“你带她去买些药吧,我先开车回去。”

他回来我已经在床上窝着要睡觉了,电视还开着,却不想动身去关掉。

乔东城敲了敲门才进来:“要睡觉了?”

“嗯。”

他把电视给关掉,坐到床边来:“千寻,今天的事有些抱歉。”

“没关系啊。”

“你不生气?”

“不会,别说是你,如果她给我看,我也会带她去买药的。”

他伸手将我额头的头发抚起:“倒是宁愿你生气。”

“现在有些晚了,你喝了这么多酒,叫朴奶妈给你泡杯浓茶喝,一会早些睡觉吧。”

“好。”

但是了他没有走,双眼炯然地看着我:“结婚,你喜欢哪间房作婚房,现在也该让人布置了,我也有几处房产,你比较喜欢哪儿的环境?”

“我都无所谓啊,乔世伯不会喜欢我们搬出去住的,这些你作主就好了。”

他轻叹:“以前的千寻,有自已的主见的。你对这个婚事,到底是没有一份的期盼,什么都是随意就好。”

“原谅我,还没有喜欢你。”我一笑,拉下他的手:“去忙你吧,我得睡了。”

喝了酒,于是他就问出这些话了。

他说:“你心里,还想着林端吗?抑或是纪小北?”

“我是喜欢纪小北的,但是他是过去,乔东城,你该先去洗个澡,这样更能醒醒酒。”

他合上眼,微微地叹息,然后给我拉上被子:“睡吧,千寻。”

第二天很早,朴奶妈就忙起来,打扫得有些声响把我给忧醒了。

打着呵欠起来:“乔东城呢?”

“少爷他去跑步了。”

没再拖着我去散步了,我们努力地粉饰着太平,其实也是各自有心结的。

“陌小姐,夫人告诉我,她今天会回来。”

“好。”

又上楼去梳洗,做喜饼的打电话来,说喜饼出来了,叫我们过去试吃,都好几次了,再推就有些不好。

开了车下山,吃了个说好,然后签个名算是正式定下了,店员给我提了几份带回家。

黑亮亮的房车停在乔家别墅的外面,乔夫人倒是挺早动身回来的。

提了饼进去,在门口就听到乔夫人说:“你爸说现在身体还好,而且身边有人侍候着,让我回来看看的,乖乖打电话给我都哭了,我还能不回来吗?你倒也是不当一回事,虽然你不喜欢林静,可乖乖毕竟也是你的女儿,身体里流着你的血。”

我进去,乔东城主动迎上来:“千寻,回来了。”

“是啊,去试吃喜饼了,带了些回来,你也尝尝。”提了过去:“乔伯母,你也尝尝。”

乔伯母就低头问乖乖:“乖乖,你要吃饼吗?”

乖乖摇摇头:“奶奶,不要。”

“都不吃,你拿上楼去,自个吃吧。”她含沙射影,口气也颇是不好。

乔东城就说:“妈,万博manbetx一直保持了良好的形象,无论是客服态度还是提款速度上,万博官网为您倾心打造最佳娱乐游戏天堂,万博manbetx手机客户端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平台你怎么这样跟千寻说话呢。”

“我说她什么了,你就这么护着她,东城,你眼里还有妈吗?”

“爸爸,你不要生气,乖乖真的很害怕一个人在家,妈妈喝醉没回来,乖乖才打电话给奶奶的。”

“我不是生这气。”

乔伯母挑眉冷笑:“我这个当妈的,不该回来吗?”

“妈,我没那个意思。”

“好了,东城你少说二句,乔伯母不喜欢吃喜饼,这也不能勉强,你不是今天还要去部队吗?怎么还不去呢?”

他拉我上楼:“我妈不管说什么,你也别太当真,知道不?”

“嗯。我知道。”

“千寻,其实我比你想的,还要在乎你。”

“你去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什么话能听不听,什么话当不当真,我知道的。”

乔东城果然是他妈生的,就知道他妈想干什么。

他才走了一会,乔伯母就上来了。

“千寻,我有话跟你说。”

“乔伯母有什么话尽管说。”

“你给纪小北的那块地,你去要回来。”

果然直接得紧,我淡淡地说:“如果我没有要回来呢?”

“你能要回来。”她很坚定地说:“必须要回来。”

“可我不会去要回来,乔伯母你这是强人所难。”

“那你和东城的婚事,我看,这得好好得考虑一下了。我们乔家的媳妇,就不是要那种手腕往外拐的人。”

“好啊,我也不想这么快嫁。”

“那你的东西。”

“我自个收拾就好。”

她也不说话了,转身就出去:“乖乖,你怎么上来了,乖乖别怕哦,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有爸爸陪着你,也有奶奶照顾你。”

我把钻戒拿出来,就放在桌上。他送我的东西,我不会带走。

还以为自已没有多少东西呢,这一收拾,足足一大箱。

提了箱子下去,下面的客厅空荡荡的没有人。

车子钥匙我有,但是不会开走他们乔家任何一台车,要走,也走得骄傲一点。

打电话叫出租车上来,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外面的警卫看我出来,还给我敬个礼。

我朝他们笑笑,拖着大大的行礼箱下山。

走得累了就坐在箱子上等着出租车,我是得去租个房子住住了,寄人蓠下,搬来搬去的,身体累,心也累。

上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说:“一直走就是了。”

拿了后座的报纸看,翻到了租房的,却觉得难受。为什么总会让自已处在这样的情况里呢?

“小姐,你拖着这么大的行礼箱,是不是要去旅行?”

旅行,倒是好啊。

可以清净一段时间,只是我现在只有身份证,能去的地方有限。

“师傅,去机场。”

等我回来,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或者,我不会再回来。

买了最近一班的机票,去西安,以前的帝都。

上了飞机关机,一直就睡到空姐叫醒我,说到了。

西安机场看西安,只觉得好宽敞,如今是流火的季节,一出机场热浪就扑面而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