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娱乐彩票官方网 >校园怪谈之异度空间

校园怪谈之异度空间

  一个人的教室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异度空间见证者:佚名

  来到这所高中报到的第一天,我依照学员编号找到自己的教室。开学首日就迟到的我,别扭地踏进教室大门,引起早已坐满教室的学生们异样的目光。

  由于都是年级的新生,所有人彼此都不相识。全班三十多位同学们的眼神偶有交会,但交谈的声音并不多。

  “咯!”

  原来是一位坐在我后方的胖子,不知怎么搞的,一直不断地在打嗝。

  他大概也很不好意思,自己先朗声说着:

  “你们偷笑什么?咯……谁来帮我一下,把这个打嗝的毛病治好。咯!”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打嗝,话音变得扭曲又有趣。几位坐在附近的同学笑了起来。

  “打嗝的时候让人吓一吓就好了啦。”说话的是个身高近一米八的男同学。

  “那你就吓吓我嘛……咯……一直打嗝……咯……很痛苦……咯!”胖子一脸受不了的模样苦笑着。

  另一位皮肤黝黑的男同学倒是悄悄靠近了过来:“呵哈!”

  那位同学突然爆出十足响亮的声音,把我给吓着了。

  高个子的男同学也刻意镇定了一下,看来他也被吓到。然后我们静静看着胖子的动静。

  “咯……”他依旧发出难为情的打嗝声,看来那位同学吓人的方式效果太差了些。不过,我们几位原本不熟识的同学们,此时倒是打破了隔阂,相互笑了起来。

  “哎哟,我都被吓到了,你打嗝还没停哦。”我忍不住调侃他。

  那胖子投以怏怏不乐的目光闪过我一眼,随即又打了声Ⅱ鬲。

  胖子后方的一位女同学举手了:“我来试试看吧,嘿嘿。”

  那位女同学笑得很腼腆,看起来是位个性温柔的小女生。她的瓜子脸呈现清秀的气息,我完全不相信她可以把这个胖子吓倒。

  “你这个小女生,最好是可以把我吓昏啦…咯…

  ”胖子也不太相信,一副狐疑的模样。

  “没问题的。”女同学自信的神情瞬间替代了脸上原本的羞涩,“你仔细盯着我的脸,看好……”

  女同学双手贴着脸颊,用力地往里挤压着,脸变成了可笑的猪脸。

  “一点儿也不恐怖呀!咯……还挺好笑的……咯!”胖子大笑,打嗝的声音模糊了笑声。围在他身旁的同学们原本也抱着期待的心情,见状也笑了起来。我也随着众人掩嘴窃笑。

  但那位女同学仍挤着脸颊没有停下动作,我想劝她何必如此坚持这无聊的玩意,随后她的脸孔出现异变,这回真正地吓着了我……

  鼻血从她的右鼻孔流出,不知道是不是过于压迫的原因,她的眼框下缘也溢出些许血滴,那模样就像恐怖电影里面的女鬼。

  “啊!你流血了……要不要紧呀?你何必那么拼,这么做也太……”我话还没说完,只见这位女同学的两颗眼珠凸了出来,眼睑的肉也跟着翻出,就好像那对眼球即将弹射出来一样。

  事情意外地发展到了令人惊悚的情况。一旁的几个同学惊骇起来。我更是忍不住尖叫,因为那对眼球竟然真的从眼框内喷射出来。尾端牵连着视神经线的眼球,像两只飞翔的蝌蚪,在书桌上方划过一道红色的弧线,然后落在胖子的白色制服上。

  我不敢相信这纯粹是为了治疗打嗝而刻意的开玩笑行为,因为血淋淋的画面让我惊讶得快要窒息了。由于太过让人无法置信,我张大了嘴叫不出声,站在靠近走廊的窗边抱着半扇玻璃窗发着抖。

  “我们班……好像没有这个女生……”高个子的男同学很冷静地说出这件事,其他的同学也很快地恢复镇定,全场好像只有我一人是最胆小的。

  胖子的打嗝声总算是停了下来,但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如何把吓晕的他给喊醒,以及该如何拿起黏在他胸前的两颗眼球。

  走廊响起了脚步声,一位老师经过教室窗旁。她看见我惊慌失措的神情,靠过来关切地问我话。

  “这位同学,你怎么了?”她扶了金边眼镜,一脸疑虑地说。

  “老师……我们班……有鬼……”我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这段恐怖的经历,干脆指着胖子的方向,让这位老师自己看个明白。

  她环顾教室一圈,随即摇摇头对我说道:……“没什么呀。赶快回到你的班级去吧!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这间空教室是不对外开放的地方。”她说完话,轻轻地对我微笑。

  “我……一个人?这是空教室?”被我抱着的窗玻璃几乎要被我的指甲给抠破了,因为我此刻的震撼实在难以想像,耳边只剩那位老师的声音。

  我胆颤心惊地回头望去。

  教室里,依旧坐满了同学,只不过大家的脸变得死气沉沉,嘴角冷冷地笑着。刚才昏倒的胖子此时正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歪斜着细眼对我冷笑;那位女生也回到了座位上,她的眼框依旧是空洞的两个血窟窿。

  然后,所有同学全转头望着我,他们就和那位恐怖的女同学一样,两个手掌开始推挤脸颊,鼻血和眼珠全都凸了出来,蓄势待发。

  在所有的眼珠飞到空中之前,我已经先晕了过去。

  不能回头的巷道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异度空间见证者:无名氏

  “小华,妈妈在等医生看病,你在门口等我,不要乱跑,知道吗?”妈妈严厉的声音在诊所门口响起。

  没想到不上学还得陪妈妈看病。小华无所事事地来到诊所附近的一条窄巷。

  那是位于两幢大楼之间的狭缝通道,即使顶头挂着大太阳,这条巷子仍仅有微弱的一丝薄光。

  小华好奇地走了进去。那是一条防火巷,左右两边分别是店家后门置放垃圾的地方。

  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百般无趣的小华在光线完全淡薄之前,瞄见了墙上的一串红色字迹——

  请注意!

  当你已经看见了这段文字的时候,请加快脚步迅速往前离开。

  切记,千万不可回头!

  不可和任何人说话!

  否则,你将永远待在这条巷子,直到死去!

  小华对墙上那堆大小不一的红色字迹感到一阵凉意,那些歪斜的文字彷佛是用血液画上去的,所写的内容更是带来莫名的压迫感。

  小华的两脚僵在原地,不知到底是该回头找妈妈,还是遵循着这段文字往前走。

  他记得自己读过的某些书的内容叙述过这种不能回头的传闻,一旦回头,所发生的后果都是负面的居多。此时无意间在巷子内看见这种警告标语,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看似荒诞的神话。只觉得如果照做下去,会成为被人耻笑的对象,更何况离开妈妈身边太远,可能会被骂得更惨。

  阴阴暗暗的巷子里有种诡异的气氛,巷子底处有一道浅光,那是这条暗巷的出口。看着远方光芒的他,突然有种走到尾端的想法,于是右脚不自觉迈开往前踏出一步。

  “快跑吧。趁着妈妈还在等医生的时候,我走到巷子底再绕回来就不会被骂了。”笔直往前走的小华,脚步越来越快。

  “小华!你这个野孩子要跑去哪里?快给我死回来!”后方传来妈妈叫唤的声音。

  “妈妈!?”

  小华停下脚步,正要回头的他,脑海里忽然闪过方才墙上写着的红色文字,假装没听见妈妈的呐喊,往前方奔去。

  “小华!妈妈不是叫你不许离开太远的吗?快给我回来!”

  小华的妈妈发狠地凶了起来。那是小华平日里最怕的声音,但他仍继续往前跑。

  巷子尾端的光源渐渐放大,他即将脱离这道阴森的暗巷。后方彷佛有一团模糊的声音在漆黑深处缭绕,但他的眼神只注视着前方,完全没有回头。

  当小华跑出这条巷子时,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巷外有一个人影伫立着,他揉揉眼睛看去,原来是妈妈。

  “小华,你怎么在这里?妈妈找你好久了,你跑到哪里去了?”

  妈妈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很慌忙,不是生气的模样。小华见了她之后反倒有些纳闷,因为他一直以为妈妈在他的后方唤他。

  “妈妈,我没有跑太远,只是在巷子里面等你而已啦。”小华担心被骂,低垂着头偷偷瞄着。

  “你在附近而已吗?那为什么妈妈都看不到你?我找你好久了你知不知道?”

  “咦?妈妈……你刚刚不是在我后面吗?”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妈妈急得要命,刚刚差点儿就要叫警察了。”

  “没有那么严重吧?我才离开不到五分钟……”

  “什么五分钟?刚刚妈妈找你都快要一个小时了。”

  妈妈脸上带着怒意,不过随后就是一脸松懈下来的安心神情:“以后不许乱跑了,知道吗?”

  什么嘛,自己都那么大个人了,还能丢掉不成?不过,为了让妈妈的心安定下来,小华还是点点头。

  天空的乌云已然散去,太阳正往西边的楼房沉没。

  小华忽然抬头对妈妈道:“妈妈,你刚刚有没有在那条小巷子里面叫我?”

  “怎么可能?妈妈连你的人都没看见,怎么叫你呢?”妈妈以为小华也生病了在胡思乱想。

  小华的背脊突然传来一股凉意,他猛然回过头,刚刚自己走过的那条暗巷已然找不到了,他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那条巷道。

  “刚刚在巷子里,在我背后呼唤我的声音,到底是谁喊的呢?”

  小华咬着手指,陷入沉思。

  “你刚刚说……巷子不能回头的事,以及有人在巷子里喊你……是真的吗?”

  妈妈听完小华所说的奇遇,在公车上好奇地问着。

  “是真的。我发誓。”

  “那么,你刚刚说……那面墙上说了些什么呢?”公车驶在颠簸的路段,把妈妈认真的脸抖得摇摇晃晃。

  小华回想了一下:“上面写着……看见那段文字的时候,要加快脚步迅速往前离开。千万不可回头!而且不可以和任何人说话!否则……就会永远待在这条巷子,一直到死去为止呢!”

  “那么,你有回头吗?”

  “没有。”小华摇摇头。

  “也没和任何人说过话?”

  “是的。”

  妈妈笑了起来:“你说谎哦,呵呵呵……”

  她的表情在一瞬间扭曲转变,成了异样的笑脸,眼波散发出邪恶的意味。那副神情让坐在一旁的小华汗毛直竖,因为那人完全不像自己的妈妈。

  她冷冷地说着:“刚才在巷子里,当我对你喊着‘小华!你这个野孩子要跑去哪里?快给我死回来!’的时候,你明明说了一声:‘妈妈!?’没错吧?”

  小华震惊地看着坐在身旁的妈妈。

  “你没有遵守规定,很抱歉哦。小华,我们将回到那条巷子里面。”

  小华吓得站了起来,往公车中央跑。然而他却撞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额头吃痛的他,一屁股往后跌坐到地上,差点儿昏了过去。随后他发觉撞上的竟是一面墙。

  小华大骇,原来他没有坐在公车上。

  他仍独自待在那条阴森的窄巷里,妈妈的人影早已消失。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小华惊恐地哀号,他再次看见写在墙上的那段文字。

  最后那句话在他的心中刻上了沉重又恐怖的打击——你将永远待在这条巷子,直到死去。

  诡异的养尸地

  恐怖指数:★★★

万博体育外围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承诺玩家的利益高于一切,竭尽全力保证玩家的最高收益,万博体育外围官方网页下载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外围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将成为玩家拥有财富的新起点。

  诡异指数:★★★★

  异度空间见证者:狂海龙少

  当我进门的时候,君奇正在抽烟。

  “这里?”

  “是这里。”君奇看了我一眼,又猛吸了一口烟,随即把烟头扔掉,“发现什么异常了没有?”

  “异常?”我看了看,信息上并没有什么超能体的存在,不过既然君奇叫我来了,而且叫我时是一种很认真的态度,那么这里就一定有另类的地方。

  这样的话…我看得更仔细了,可是……

  “没发现吗7”君奇看着我笑了笑,“事实上你也没有比我强多少啊,提示一下,这个房间的面积你觉得怎么样?”

  “面积?很大啊……等等!”我突然反应了过来,这里的面积目测上看确实很大,有三四百平米,但我来到的地方只是一处普通的废弃住宅楼!怎么可能有这么大面积?

  “异度空间!”我和君奇同时说出了这个词。

  异度空间,顾名思义——超越了界面的存在,超越四维(三维+时间)之外,介于四维与五维之间的另类空间。

  “怎么可能在这里?”我看了君奇一眼,“这里的话,应该……”

  “确实不应该,不过你忘记了我的能力……”

  我恍然。

  君奇和我都是超自然事件自由灵能协会的成员。超自然自由灵能协会是由灵能者自由组成的协会,这里的每个成员都有各自的灵能能力。君奇的能力便是:尸惑。

  尸惑,超强的尸体感应能力,有一定可能感悟到尸体本身的思维。

  “这里是养尸地?”

  养尸地这种特殊的存在确实有可能。

  “没错,是养尸地,不过比较特殊,我能感觉到尸体的存在,但我却完全没有感悟到尸体的思维。”

  “没有尸维?”这样的话……我突然明白他叫我来的目的了,“你是想让我强行把尸体取出来?!”

  “我是有这个打算…”万博体育外围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承诺玩家的利益高于一切,竭尽全力保证玩家的最高收益,万博体育外围官方网页下载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外围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将成为玩家拥有财富的新起点。

  没错,我的能力,能够让一切超自然能体显形。不过一直以来我借助的都是一些其他的小能力,这个太费灵能了。

  “为什么要这样?据我所知,就算能不断地发现养尸地,对你的能力也没有什么好处。而且这个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更何况,这次是私自任务吧?”

  “没错,但是我请你帮我这个忙……”君奇的眼睛突然红了,“你知道我曾经有个姐姐吧?虽然她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但她一直很爱我,很爱……”泪涌了出来,他擦了擦,顿了顿,又说道,“几年前,姐姐突然失踪了,就算借助组织的能力也没有任何消息,而刚刚就在这里,我又感觉到了姐姐的气息…”

  我沉默。

  “好吧。”

  灵能如江水逐流,汹涌而出,就在我快失去意识的时候,一切终于停止了。

  尸山,你见过尸山吗?

  我见过,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尸山。

  对于养尸地我了解,但却未见过所有尸体都支离破碎。

  而偏偏,这里的支离破碎的尸体,却又都是活的。一个个肉球在滚,应该说它们是在缓慢地滚动。

  君奇一向没有什么攻击能力,而我刚刚偏偏却又……

  怎么办?

  我不知道,只能看着这些尸体缓慢地向我滚动着…

  烟消云散,一切都仿若梦一般。

  我只记得,看着它们向我们滚来之后,只听到砰地一声,再然后,我昏了过去。

  睁眼后,还是那地点,还是这人,却什么都不见了。

  “怎么了?”我突然听到一阵低呜声,却看到君奇在那里默默流泪。

  “姐姐……刚刚我感觉到了,是姐姐……可是……”

  我默然。

  一切都明了,原来是这样。

  养尸地、异度空间、最后的尸维,原来叫爱。

  可是君奇……

  给他擦了擦泪,我万博体育外围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承诺玩家的利益高于一切,竭尽全力保证玩家的最高收益,万博体育外围官方网页下载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外围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将成为玩家拥有财富的新起点。拉着他走了出去。

  “以后……我还会……回来的…”

  看着君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后,还有以后吗?

  背后,刚刚所在的地方,轰然倒塌……

  最后一格储物柜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异度空间见证者:小魔咒咒

  最后一格储物柜的那扇红色的门大敞四开着,好像一张幽深的血盆大口,随时都能把你吞噬掉。

  关于更衣室里最后一格储物柜的传闻,已流行了很久。凡是使用这个柜子的人,可以到达另一个世界。

  但依我看来,这只是一个破旧的柜子而已,除了颜色有些诡异外,和普通的柜子并没什么不同。

  我将换下的衣服一股脑儿地塞进去。

  这是离学校最近的一个健身房,没课的时候,我会在这里花掉大把的时间。不过,真搞不懂更衣室为什么要设在这么偏僻幽深的角落里。

  换好健身衣,我发着牢骚去开门,笨重的门纹丝不动。我愣了,刚才进来时还好好的。几分钟后,我还在恼羞成怒地和这个门较劲。

  头顶的灯泡在这个时候倏地虚了一下,紧接着便寿终正寝。我独自被困在了黑暗中。

  手机和想象中一样,没信号。我不停地砸门,但收效甚微。看来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帮我。谁让我偏偏挑了这个时间未健身。

  我决定开始给自己找乐子,这么多的柜子,不可能每一个都上了锁吧?

  我一个一个地试着打开那些柜门,像小时候玩过的寻宝游戏。当我去开第九个柜门时,它吱呀一声打开了。没信号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它仅有的功效。透过微弱的光线,我看到了一双鞋,一双略有些脏的男式皮鞋,哦不,这分明是一双穿着鞋的脚!

  这双脚好像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它,慌乱地动了动位置。

  柜子里为什么会有双脚?并且,还会动?

  手机没电了。该死。

  和一双会动的脚独处,让我怎么都想不通。当眼睛重新适应了黑暗,我又打开了那个柜门。

  这一次,柜门没开,似乎是被从里头锁住了。

  我想刚刚一定是产生了幻觉,继续依次去尝试打开那些柜门。

  我想过不了多久,整个更衣室的柜子都将被我打开一遍了。到那个时候,我靠什么来打发时间呢?

  我又回到了最后一格储物柜前,那里放着我刚才换下来的衣服。我轻轻打开柜门,出乎意料的是,里面是空的。

  这不可能。我把手伸进去摸索一番,发现刚刚换下的衣服竟然不翼而飞了。

  难道这是一个魔术箱?

  嗵嗵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吓了我一跳,莫非是刚才那双脚在发起抗议?它一下接一下地踢着柜门,似乎在召唤我救它出去。

  我想起在前不久的某个晚上,我曾将某些药物丢进水里喂一个男人喝下,当时他的脚也是这样一蹬一蹬的,后来就不动了。那时,他穿的也是一双黑皮鞋。

  突然灵机一动。

  我摸索着走到墙角,那里有一道很大的缝子。上次我捡到了一部破旧的手机,把它藏进了墙缝里。

  不知现在它还在不在?

  在墙壁上,我终于摸到了一个东西。摸到它的时候,它还缩了一下,我的手也随之缩了一下。

  它的形状,像一双脚。

  我不确定它到底是不是刚才那双会动的脚。如果真的是它,它是怎么出来的?它会怎样对付我?我又该怎样对付它?像那天一样,把它分割成很多块?不,那需要花费我很多时间,况且现在的我手头上也没有合适的工具;用那种刺鼻的腐蚀性液体浇烂它?可我现在到哪儿去找那种液体呢?或者,我可以找男友来帮忙处理掉它,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但是,他在哪儿?

  我的脑袋突然很疼。我奔到门口捶门、踢门、砸门。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剌目的灯光中醒转过来,旁边是那个熟悉的白大褂。

  我大笑着揪住他:“就是你,我认识你的黑皮鞋。我上次请你喝的东西我还有,再请你喝好不好?”

  是啊,他是我的主治大夫呢,不过我不喜欢他,所以上次给他喝了那个东西。他的腿一蹬一蹬的,我就把那种难闻的液体朝他身上一浇,他就不动也不叫了。

  男友告诉我,要是想更好玩,就要把他切成一块一块的。

  但是接下来呢?发生了什么?

  我只记得,我把很多东西藏进了最后一格储物柜里。

  那是我的魔术箱。一个只有我才知道的藏东西的好地方。

  看,此时,它向我敞开了门。

  进来呀,进来,想不想再玩一次那天的游戏?一个声音魅惑地召唤我。

  好呀,真的很想再玩一次,也许,还能再次见到男友?虽然,他和那个男人一样,已经变成了一块一块的。

  我勇敢地向最后一格储物柜走去。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